您的位置: 东莞资讯网 > 时尚

覆云乱煜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取头颅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1:18

覆云乱煜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取头颅

秦飞见到萧煜周身黑红色气焰,丝毫不敢托大,将自身元气外放显于周身,这已经是履霜境界的手段,而且还必须是最上等的元气才能做到。

战争是冷血的,同袍兄弟每时每刻都在死去,若是每死一个都要哭嚎半天,那还打什么仗?

殊不闻一将成名万骨枯?

秦飞虽然心中已经怒极,但是却越发冷静,沉声道:“变阵!”

身后铁骑由最初的方阵飞速变为楔形阵,楔形阵虽然不如棱形阵具有穿透力,也不如方阵的杀伤范围,但却是最有持久力的阵形。

可见秦飞已经打定主意要活生生耗死萧煜。

“杀!”

秦飞只说了一个字,二百余骑兵如洪流再次奔出。

萧煜握剑横胸,但这一次不再拍,而是斩。

一剑横扫而出,最前方的五名骑兵被他一剑腰斩。接着萧煜提剑,脚下不动,无视滚滚铁流,长剑一指,一招很常见的仙人指路。

一道剑气以其剑指方向爆出,在其一线上的十余骑被这一剑分为两半。

重骑兵如一道洪流,而萧煜便是洪流中屹立不倒的礁石,不管洪流来势多么凶猛,在礁石面前都要一分为二。

这一次萧煜不进也不退,立于原地,掌中长剑连出,每一剑出,便有一骑倒在他的脚下,不多会儿,在他身前已经堆起了一个半人高的血肉之墙。

秦飞脸上的寒意越来越重,这些可不是天子亲军中的兵卒,而是秦政自己的亲兵,每一个都是秦政自己一点点培养出来的,这么会儿功夫已经折损了五十余骑,即便杀了这小子又能如何?要知道这重骑兵每一个比起银子还要金贵那!

萧煜很平静,三百铁骑堆死一名履霜初境修行者,不得不说秦政把握的尺度相当好,不多也不少。而以往也不乏修行者被铁骑活活堆死的事情发生,但这并不是说修行者面对铁骑没有一拼之力。

若是萧煜想走,这三百铁骑拿他没有任何办法,而想要堆死萧煜还有一个重要前提就是,死伤一半的情况下,是否会发生溃散?这个谁也不敢保证。

也正如萧煜所说的,现在就是看在这支骑兵溃散之前能否把萧煜耗死!

秦飞脸上冷意已经不能用挂霜来形容,简直是冰冻三尺了。他死死盯着萧煜,寒声道:“来回冲锋,不要给他喘息机会,畏战不前者斩!临阵脱逃者斩!若是战死,家人全部由侯府赡养,谁能斩下此人头颅,赏金一千,升都尉!”

所谓恩威并施,以利诱之,以杀迫之,不过如此。

剩余骑兵即便心生惧意,也不得不迎着头皮往前冲。

萧煜仍旧站在原地不动,手中长剑剑气纵横,身前尸体已经及腰。

不到一刻钟,萧煜已经斩杀了将近八十余骑。秦飞的心在滴血,这三百铁骑虽然对于秦政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在秦政手下安身立命的本钱,若是没了这三百骑,那么他什么也不是,这一会儿功夫就折损了将近三分之一,谁能受得了?

他双眼赤红,看着面无表情的萧煜,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几乎一字一字蹦出来的说道:“萧煜!今天我要将你抽筋剥骨!”

暗卫有刑罚,将人体上的血肉像脱衣服一般脱下,留下一具完整骨架和内脏,甚至传闻整个行刑过程中受刑者仍是活的!一般要刑完三刻后才会死去。

这一刻,秦飞恨不得亲自动手,把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点点抽筋剥骨!

这一次,秦飞不再安坐马上发号施令,而是举起长枪带头冲锋。

原本已经涣散的军心随着秦飞的身先士卒再次凝聚。

萧煜一剑劈开一名骑兵后,不再不动,开始狂奔,手持破阵子,大踏步和秦飞展开对冲。

秦飞脸色微微狰狞,携带百余铁骑之势,要与萧煜在正面见个高下!

“萧煜,可敢与我一招定胜负?”

萧煜神情不变,默然点头。

一枪刺来,萧煜一剑对之。

不过即将相交时,萧煜身形却是猛然一停,一手拍开一名看似普通的校尉从他身后刺来的长刀。

“这就是你的底气?一名空冥巅峰的刺客?”萧煜冷笑。

这名校尉脸色大变,不过未等他退去,萧煜已经反手抓住他的脖子,双眼瞬间如黑色漩涡,将他吸成一具人干。

萧煜丢开已经缩水三分之一不成人形的尸体,淡淡说道:“兵者,诡道也。可想要玩诡道也得有足够的实力才行!”

萧煜提剑再行,秦飞脸色大变,手中长枪用出吃奶的力气朝萧煜刺来。

萧煜轻描淡写的一剑拨开他手中长枪。冷笑道:“空冥巅峰武道修行者?军中果然卧虎藏龙,不过如今这世道,空冥境界有些不值钱了。”

一声金铁碰撞声音,长枪应声而飞。

萧煜飞身而起一剑破开秦飞的护体罡气,秦飞想逃,但是对于萧煜的剑来说,他的速度太慢了,紧接着一颗硕大头颅冲天而起。

此时场中霎那间安静下来,只剩下伤者的呻吟和战马的响鼻声。

头颅落地,双眼仍旧大大圆睁,似乎不甘心也不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萧煜笑着一脚踩碎秦飞头颅,开始放手杀人。

这段时间,他杀的人实在不少,也不在乎多杀一点去。

没了头领,丧了胆气,失了章法,剩下的二百余铁骑虽然军法严明,还未溃散,但当萧煜从这头杀到那头杀了一个通透时,终于有个骑兵忍受不住,喊了一声,丢了兵器,纵马而逃。

这好像是一个信号,有一就有二,连锁反应是恐怖的,什么军纪,什么重赏,什么袍泽此刻通通忘得一干二净,能够记得只有自己的小命

。仍旧剩余大半的骑兵彻底崩溃,开始四散逃散。

萧煜没有追杀这些已经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逃兵,走到秦飞尸体前用他身上长袍擦净破阵子。

还剑入鞘,连同包袱和混元伞一起背在身后。虽然看似没有受太大的伤势,只是萧煜有苦自知,与铁骑正面对抗,反震之力已经稍稍伤了自己内腑。

这与修行者对战说白了就像两个势均力敌的人对战,但是一人独抗一支骑兵,就像一人面对一群马蜂了。若是没有防护手段,一个不好,就要被马蜂活活蜇死。

怎么预约沈阳脑康中医院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如何
如何预约沈阳脑康中医院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收费
怎么去沈阳脑康中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