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资讯网 > 科技

煤炭行业现十年不遇寒潮 宏观经济失速显著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7:59

“怎么少了三分之一?”6月18日下午,看着刚打入卡中的5月份工资,山西焦煤吕梁某分公司员工刘浩(化名)颇为不解,在单位里一打听,同事工资也大多打折,少则几百元,多则千余元。

刘浩公司的情况绝非孤例,而是山西乃至全国煤炭行业的写照。而其背后,更反映了宏观经济的显著失速。

今年以来,宏观经济寒意持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消费品零售总额三大指标增速总体均呈下降态势。

发电量的增长速度也随之回落到个位数,相比去年同期两位数的增长,明显坠入低谷,尤其是占发电量八成以上的火电,今年4、5两月甚至分别出现了0.4%和1.5%的同比负增长。

以发电为主要用途的煤炭,出现库存上升。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作为国内煤炭市场风向标的秦皇岛煤炭库存量已达940多万吨,全国重点电厂存煤9313万吨,同比增长了48.3%,可用28天,两项指标均为历史最高水平。

煤炭价格也自5月起再度下跌,至6月中旬出现加速下跌态势。环渤海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5500大卡)由4月25日的787元/吨,持续下跌至6月13日752元/吨。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现货交易数据显示:5月平均成交价格为757.2元/吨,比4月下降5.66%。

一名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微博)》表示,为了应对惨淡的销售形势,山西多家大型煤炭国企已停止发放奖金等绩效工资,更有甚者开始打折发放工资。

面临日益严峻的形势,多家煤企喊出了“量价齐保”、“保增长、保市场”的口号,并各出奇招,应对这波十余年未见的“寒潮”。

从“电求煤”到“煤求电”

苏经是山西某大型煤炭国企华中片区的业务经理,过去十年,甚至更长,苏经在集团总部就可以办公。同客户吃饭,他总是最后一个才到,席间从不主动举杯。

“以往请客埋单的总是下游用户,他们求着买煤,多少都行,质量差点也不敢吭气。”苏经告诉记者。

但从2012年初开始,他失去了这样的优越感。这一改变来得太快,他自己都极不习惯。

“现在我们甚至要排队请下游用户吃饭,希望他们能多买我们一些煤,或者按照年初计划,提高执行率。”

从今年3月份起,苏经开始常驻华中一家电厂。这段时间他总是饭局的发起者,在酒桌上频频举杯拼命喝酒。

与谈判桌不同,酒桌上的规矩是,谁先提议干杯,谁便失去了主动权,这也意味着业务员和他的公司失去了谈判优势。

但即使是拉下脸来陪客户吃饭,工作还是不好开展,因为排队等着请电厂吃饭的煤企和经销商很多。“这些情况领导也了解,我们常驻客户厂里,眼睁睁看着存煤不降反升,能答应收点煤都是靠以前的一点面子。”$$分页$$

像苏经这样奔波在外的山西国企业务经理,不在少数。

“大部分销售经理都在外地跑业务,个别在太原的也只是短暂停留。”6月19日,山西焦煤销售公司一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据其介绍,以往公司的合作意向订单都是一月一签,订单快到期时,用户会主动上门续约。但现在订单是一天一签,且随时有爽约的可能。

一个更为严峻的事实是,即使双方在年初签订了购销合同,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合同不能按计划执行,煤企也没有办法。

惨淡的煤炭行情,也让过惯苦日子的电厂,迎来难得的风光。截至目前,全国重点电厂电煤库存平均可用28天,而电厂的正常存煤一般为7~14天的可用量。

据山西一名业内人士介绍,山西电厂的电煤库存有的已经达到30天以上,这在以前根本无法想象。

但对于一直亏损的电厂来说,积压数量众多的电煤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他们开始有意识地减少电煤采购。据山西焦煤一名长期和电厂来往的员工透露,从3月开始,电厂开始挑剔煤炭的热值、灰分、含硫量,不达要求的坚决不要;后来又开始严格控制运输损耗;最后嫌价格太高,几次降价后,电厂干脆告诉他,不收了。

“也不是我们不收,场子里存煤还很多,用量又少,如果一味地进煤,对于我们亏损企业来说,会压住很多资金。”山西某电厂燃料科负责人说,这是众多煤炭下游用户的普遍心态。

煤矿减少工时一方面要尽可能削减开支,一方面却是丝毫不减的任务。作为经济下滑终端体现之一的煤炭行情,如果没有新一轮政策刺激,仅靠市场正常运行,回暖所需时间太久,因此煤企只能靠自己来应对这场危机。

然而,他们所能做的并不多。

在山西焦煤集团销售总公司政工部部长毛晓阜的记忆中,煤炭行情上一次如此惨淡,还是1998年金融危机之时。对于此次低谷,毛晓阜并不乐观。此前业内估计9月行情将有所好转,但毛晓阜认为“会持续到明年,甚至更久,企业必须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毛晓阜所说的“持久战”态势,已在山西煤炭行业内显现。

6月19日上午,太原某煤矿负责人告诉记者,该煤矿库存已达到10万吨上限,再卖不出去,挖出来的煤都无处可放,时间长了就会影响品质。无奈之下,该煤矿将每周单休改成了双休,变相减少矿工的下井次数。

本报记者从相关人士处获悉,吕梁某国有煤矿也已经开始实行类似政策,但为了安抚职工情绪,该煤矿将其中一天的休息时间,改为学习安全生产。

在毛晓阜看来,这也是企业应对危机的无奈之举。据其介绍,该集团已经尽可能地减少开支。比如以往用集团总部会议室开会,每次都得上万元的租赁费用,现在除非大型的会议,一般都在自己楼内召开。据毛晓阜估算,单就会议一项每年就能节省近20万元。

除此以外,更多的煤企选择了减少发放福利奖金等来削减开支。上述煤企员工刘浩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公司领导说未来几个月的工资发放只少不多,甚至可能会更低。

让利保市场

面对市场地位的转换,煤企似乎多了些悲凉色彩。

本报记者在山西省国资委6月的一份内部文件中看到这样一段话:“我去南京,你们抓紧去山东、东北、华北等地,要彻底转变观念,恪守诚信,胸怀大局,做好新一轮的量价互保工作……”

对于煤炭企业而言,在煤价和煤炭销售数量明显下滑的时候,更重要的营销工作可能就是保市场。山西焦煤集团在一份关于“多措并举应对危机”的文件中就提到,“山西焦煤煤炭销售总公司建立驻区入户制度和领导干部包区联户制度,要求区域市场公司营销员全部驻进用户区厂。根据业务专长安排分管市场公司的6位副总驻区域市场公司包区联户,检查营销员日常工作。”焦煤营销的基本原则就是“让利不让市场”。

该集团另一份文件中称:“5月底,该销售公司班子成员兵分4路,互道珍重、嘱平安,行色匆匆地分赴各煤炭重点用户单位,接洽煤炭销售事宜,应对经济下滑对煤炭市场带来的冲击。”

互道“珍重”、“平安”,此情此景,不免让人想起战士出征时的悲壮。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的费用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收费怎么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价格贵吗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上班时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