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资讯网 > 体育

金石录之蜀盗 第五十七节 阴谋

发布时间:2019-09-25 23:13:26

金石录之蜀盗 第五十七节 阴谋

蚕王赤红的双眼扫视着周围,试图找到陈翊风躲藏的位置,它不断的摆动着身体,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殊不知,黑暗之中,一把沾满鲜血,透着寒光的羌刀已经对准它的头颅,等待着致命一击。

“唰~”黑暗中一道寒光闪过,只见蚕王背后的空气突然波动起来,陈翊风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抵住刀把,迅速的冲出,对着蚕王脑袋狠狠刺去。

“嘶啊!”蚕王似乎感受到身后突然爆发的惊人杀气,大吼一声,立刻把头向右一偏,然而为时已晚,“咔嚓”一声脆响,蚕王的左耳顿时高高的飞向空中,黑绿色的尸血飙得漫天都是。

“啊啊~”它痛苦的在黄金宫城上打着滚,只见陈翊风偷袭的这一刀活生生的把蚕王的脑袋削掉四分之一,从它的左耳开始一直到肩膀处,一片血r模糊,黑绿色的尸血混合着苍白的死人,不断的蠕动着,显得恶心至极。

“哒哒~”陈翊风飘渺的身影在蚕王对面的不远处渐渐凝聚,当他的双脚踏在宫城上时,就如同踏入金黄的湖面,直接没过膝盖,与宫城的地面连为一体。陈翊风斜提着沾满尸血的羌刀,死死的盯着在地上翻滚的蚕王,紧邹起眉头,他心里很是不解,之前蚕王表现出来的实力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当他持刀刺出的时候,其实早就准备好被蚕王躲过后的下一招,然而蚕王却没有躲开,以之前半空中瞬间加速几百米的能力,不可能躲不开才对。难道,它进化的时候实力真会衰减成这个程度?不对,蚕王这么狡诈的畜生,很可能是故意在显示弱点,等我靠近,它同样是在寻求最佳时机。

“哼~”一声轻哼从陈翊风嘴里传出,他心想,陈家一家之主的位置可不是平白无故就坐稳的,那可是经历过无数的腥风血雨,就凭你这头畜生想到的苦r计,卖个耳朵就想骗我,还嫩着嘞!

陈翊风小心的打量着蚕王,然而却没有下一步行动,一兽一人就这样在天空中静静的伫立着。其实只要蚕王现在不去虐杀无辜的居民,他的最初目的就达到了,只有等这些人逃跑过后,他的许多功法才方便使用,不然是干不掉蚕王的

金石录之蜀盗  第五十七节 阴谋

。不知道蚕王是故意卖弱还是有其他想法,它除了给宫城撞了个口子外,也没有其他什么进攻意识特别强烈的动作,只是不停的怒吼着,一双充满仇恨的赤眼死死盯着陈翊风。

陈翊风深深的吸了口气,试图平复自己此时纠结的内心,他看得很明白,也很清楚,蚕王现在没有动手很大部分原始还是因为正处于进化的过程,虽然不知道它到底为什么弱到如此地步,但是现在的确是攻击蚕王的最佳时机。陈翊风快速扭头,回望了一眼镇子,只见不远处还有人慌忙的从家里跑出。

“妈的,你们他娘的到底想不想活命啊?想活的都给我快点行吗?”陈翊风看到身后的情节,顿时怒气上涌,近乎嘶吼的破口大骂道。蚕王正在进化,肯定会变得更强,时间拖得越久,陈翊风的胜算就越低,最佳的时机就摆在眼前,然而他却被*得白白浪费,心里充满焦急与烦恼,有时候他甚至想不负责的对蚕王发起音爆攻击,虽然有着很大把握把处于进化状态的蚕王杀死,但是必定会拖着大量的镇民给它陪葬。这样做的话,自己和蚕王也没什么区别了。

陈翊风与蚕王对视着,身上的青衫全部湿透,突然一股夜风吹来,冰凉的寒气瞬间覆盖住他的全身。“咦~”陈翊风打了个寒战,因为体内高度运转的天喤心经,他的体温已经到达一个很高的温度,浑身的皮肤都微微透着点红意,寒风吹过,平常时候倒是没什么,不过换做现在,就如同用冰水把他从头至脚的浇个遍。

然而就是这样一冷,陈翊风顿时整个心都凉了,一股从来没有的危机感死死的压迫着他,差点让他当场跪下。“完了,上当了!蚕王之前表现的全都是假象!什么想攻击居民?什么撞击宫城?全都是故意骗人的!我真蠢,竟然被这畜生给迷惑啦!”原来陈翊风被冷风一吹,颤抖的瞬间突然发现,蚕王倒在宫城的区域已经发黑,之前他以为是尸血,就没留意,结果刚才不经意一看,这些发黑的城面,竟然是从蚕王c入身体里的两臂处,冒出的黑气不断腐蚀而成。

原来蚕王一开始根本就没想过要屠杀居民,而它真正的目的,是骗过陈翊风,吸收转化宫盾的能量。之前蚕王看似没有躲过而中刀,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想明白这些后,陈翊风心里的纠结一瞬间全都没了。当他再看向蚕王血红的眼睛时,一种致命的危机感顿时袭来,不管了,不能再等下去了!陈翊风心里想到,一步踏出,身影消失在宫城上方。

“呜啊啊啊~”蚕王把陈翊风的表情全都看在眼里,十分拟人的扬天大笑起来,好似在嘲笑陈翊风的愚蠢与无知。“噗嗤!”紧接着,蚕王把c入身体内的手臂缓慢的拔出,森白的死r不断的被手臂上的骨刃翻起,流出大量的黑绿色尸血。

“嘶啊~”,蚕王面部扭曲着,疯狂的大吼起来,虫尾不停的鞭打着宫墙,被腐蚀的区域愈来愈大。“苍天啸喤,万物化商!杀!”突然,天空中传来古朴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回荡着。

蚕王摆动着苍蝇一样的脑袋,四处的找寻,可是声音却像会瞬间移动一样,它始终慢半拍,不能锁定陈翊风的位置。随着最后一个“杀”字的落下,陈翊风嘴里紧咬着骨笛,双手横握着羌刀,瞬间出现在蚕王面前,刀刃飞速的在空气中划过,响起刺耳的风压声。下一秒,“吭~”的一声巨响,只见蚕王两手交叉着,骨刃呈十字形交叉挡住了陈翊风的羌刀。

“嘶呜!”蚕王见到陈翊风就在眼前,顿时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张开大嘴,伸出脖子就要去咬。“咔嚓!”,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蚕王的獠牙快要钉在陈翊风身上时,他的身影一个摇晃顿时消失了,唯独留下蚕王上牙磕下牙的脆响。

下一秒,羌刀出现在蚕王的头顶,陈翊风紧握住刀柄,发出一声怒吼,“啊!”,狠狠的对着脑袋劈去。蚕王反应也不慢,感觉到头部传来的劲风,立马侧身一翻,双臂上的骨刃如同圆月一样,在黑夜中划过一道透着寒气的弧线,正好与羌刀撞在一起。

一瞬间,陈翊风的身影在蚕王的周围不停闪动,每次看似惊险的攻击都被蚕王及时化解,而蚕王的反击也如同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任何反应。两人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或许这样的战斗把蚕王最后的一丝耐心消磨完了,只见它突然张开双臂,挺起发白的胸膛,张开大嘴对天狂啸起来。虫尾化为一道道黑影,在它的身边迅速的鞭打着,每当陈翊风想近身时,都会被充满巨力的怪尾给扫开。

“轰!”一声巨响从蚕王所在的地方传出。

“糟糕!不好!”陈翊风突然紧张的大叫道,头上的青筋明显鼓动着。“嘶啊”一股滔天的杀气从蚕王身上涌出,紧接着,只见蚕王挥舞着沾满尸血的双爪,用力的砸向发黑的宫城。

“咔嚓~”黄金色的宫城上,以被蚕王侵蚀的黑色部分为中心,顿时裂开一道r眼可见的裂缝。“金汤为固,尚防!”陈翊风见到眼前的场景,连忙把天喤心经催动到极致,试图修补宫盾的裂痕。

然而不管他如何催动心经,黑色的裂缝就如同毒蛇一样,慢慢的在宫城里蔓延。就在陈翊风心里感到难缠时,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直接将形势拖到必须血拼的地步。

深圳妇科
深圳妇科医院
深圳妇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好的妇科医院
深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